云南彝良“科技先行、合理布局”打造新型产业平台

云南省彝良县地理条件恶劣,山高坡陡,却物产丰富。为充分挖掘高原特色农特产品,带动广大群众致富,彝良县以特色优质农产品精深加工为依托,合理布局产业创业园区,打造新型产业平台,提升脱贫攻坚工作动能,促进县域经济发展。

一、优质的特色农产品为依托

彝良物产丰富,有天麻、竹笋等特色优质农产品。2017年,全县竹笋种植 40 余万亩,投产 25万余亩,年产鲜竹笋 3 万余吨;全县天麻常年种植 2.5万余亩,产量 1.3 余万吨。由于原有农特产品加工企业规模小、设备技术落后,大多停留在传统生产模式上,处于原料型和初加工型格局,产业链短、附加值低,群众收入难以提升。县委、县政府为打破“坐拥宝山而不自知”的尴尬局面,2016年通过招商引资,全面推进山益宝公司4万吨/年超高压保鲜香笋系列产品项目建设。

二、强大的科技团队为载体

县委、政府在彝良山益宝公司研发团队的基础上成立彝良山益宝专家工作站,引进中科院博士导师,落实50万元工作津贴,并依靠中国科学院沈阳国家技术转移中心、中国农业大学、美国航天生物科学院为技术支撑,采用国际非热加工技术和超高压720Mpa、大容量、电磁快装、双涡流向2×200升的自动生产技术,获得了23个专利(其中发明专利5个、实用新型专利7个、外观设计专利11个、获得10项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实现了超高压保鲜集成、微波散射循环加热、国际非热加工“三个创新”和国际非热加工技术天麻产业化首条生产线、国内首条超高压保鲜竹笋加工生产线“两个创造”,即:突出超高压保鲜集成技术,实现标准化、规模化、无害化、产业化创新;突出微波散射循环加热技术,实现传统天麻高硫加工向原生态、无公害、无残留、无污染、无添加的科技加工转化的创新;突出国际非热加工核心技术、实现高山农业精深加工科技孵化的创新及创造国际非热加工技术天麻产业化首条生产线;创造国内首条超高压大容量、电磁快装自动双涡流向保鲜竹笋加工生产线。

截止2017年底,山益宝公司建成7条现代化生产线:超高压保鲜天麻生产线;超高压保鲜香竹笋生产线;微波散射循环干燥生产线;旅游食品(竹笋罐头生产线);天麻速溶茶生产线;天麻泡腾片生产线;竹笋酵素生产线。同时,专家工作站已投入科研经费420万元,形成了拥有博导2人,博士1人,研究生3人,本科9人的科研团队,为下步县委、政府成立农特产品产业研究院奠定了坚实基础。

三、合理的产业园布局为方向

2017年5月,彝良山益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投入运营,同时投入运营使用的还有彝良县农村电子商务产业园(即山益宝农商产业园)。2016年以来,彝良县委以山益宝公司为中心,县域小型农特产品商户为对象,斥资搭建彝良县电子商务中心,打造彝良在线商城电商平台。

一是将县域原有零散的农特产品商户线上交易,聚拢于电商中心,统一发布产品销售信息、统一销售商家农特产品、统一管理商家商户,促进彝良农业产品线上交易规范化。

二是利用央视网商城、阿里巴巴、京东和自建的彝良在线商城电子商务平台,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丰富产业产品种类,将彝良天麻、核桃、花椒、竹笋等10多个农产品提上电子交易现代科技信息的通道销往全国,2017年实现交易额5300万元。

三是形成双线并进,线上实现农特产品农户和消费者直通车,通过平台直接交易,减少中间商,增大农户利润;线下着力打造大型商超、区域代理、外贸市场、单位团购等销售格局,通过传统销售模式和互联网销售模式相结合的双线销售,推动电商发展,实现农户自主创业的新机制。

四是在山益宝创业园中设立彝良县农业产品特色展示中心,将彝良种植、生产、加工的5大类33款特色农产品更加直观的展现在消费者面前,让更多的人了解和零距离接触产品,进一步扩大产品的影响力。

五是通过县农发会积极搭建企业和农户的融资平台,有效解决企业和农户在生产、经营过程中的融资难、贷款难问题,逐步形成以园区为载体,政策支持为导向,科技服务为保障,龙头企业为带头人,广大农户(或农业合作社)为主力军,线上销售为主体,双线(即线上线下)监督为抓手的新型产业园。

四、存在问题

在现行政策的扶持下和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以彝良山益宝公司为基础打造的彝良山益宝创业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2017年完成投资1.84亿元,直接间接带动3至4万名群众增收,解决当地140余名劳动力就业;2018年一季度实现产值4099.6万元;与此同时,在发展和建设中,也暴露了一些问题。

一是电商平台功能不够健全。为更大程度的扩大销售范围,原计划建设中英文2个版本,同时进一步将平台延伸到各个农业生产基地,同步种植养殖信息,增加消费者个性化定制功能等数据,因资金问题暂无法进行开发。

二是创业园的基础工作还待加强。创业园成立之初是以山益宝公司为基础建立的,前期企业宣传和政府宣传不到位,进驻创业园的企业和商户较少;中期建设中招商引资政策吸引力不够,不能很好的扩大创业园规模、增强创业园实力、激活创业园内生动力;后期经营管理中上级主管部门职能不够完善,管理机制重叠,政策引导有冲突,发展潜力受限。

三是创业园和产业园的规划建设格局不够。政府层面在先期规划建设创业园和产业园时,对产业格局和发展前景的设想和定位还稍显不足,加之地理条件的限制,在上层建筑上一定程度的影响了产业园或创业园向更深更大的方向发展。

彝良工业园区  孔伟